他的驾考机器人带学员过关斩将?视频地图语音陪伴90%学车时间?已售100套

来源:pencilnews    发布时间:2019-10-18 19:46:02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年初的北京,大风,零下十几度。


左光和兄弟们正在宽阔的练车场做实验。“我们开了两三辆车,测试驾校智能机器人设备。”


他们冻得一塌糊涂。“冷了就在车里待一会儿。”


夏祯也在,他是清华大学常年外聘的主讲老师,也是某驾校集团总裁助理。来之前,左光问夏祯:“你从苏州过来,感觉北京冷吗?”“没关系,不冷。”?


结果,夏被冻得肩周炎严重复发,整个春节都没能下床。“他只在外面待了一个小时,而我们待了一个冬天。”


二人相识于深圳,且对驾培行业有几乎相同的理解。左光创立“驾陪君”,受夏的影响颇深。“驾陪君”定位为驾校智能机器人,替代教练,教学员学车,最后形成学车报告。“陪伴学员科目二90%的学车时间。”


“硬件只是一个基础设备,基于它我们要构建一个互联网驾校,和驾校深度合作,从根本上解决驾培行业的痛点。”


“驾陪君”将学车分为四步:首先,视频讲解,掌握驾车基本操作;其次,找点练习,模拟教练行为,反复练习;再者,纠错练习,练习过程中,App会提示学员错在哪里,怎么改进;最后,模拟考试。


截至目前,产品已售100套,覆盖郑州、嘉兴、长春、北京等4个城市,每套售价2万元。




注: ?左光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


机器人教练


轻柔的音乐肆意流淌,暖黄色的灯光虚虚实实,左光与夏祯在深圳一家上岛咖啡里聊得正嗨。“夏老师是清华大学常年外聘的主讲老师,也是某驾校集团总裁助理。”


这是2014年11月,旁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左光与夏祯已在此聊了整整一天。


左光来深圳参加一场大会。“会议持续三天,第二天时,我认识了夏老师。之后的一天多时间,我们就再也没进过会场。”


两人相见恨晚,左光把想法全盘托出。“科目一、科目四的题目有准确答案参考。但(科目二、科目三)经过大量的开车练习,学员还是不知对错。现有的互联网技术,能不能实现驾驶行为数据化,将其放在云端呢?如此,学员回到家,还能在被窝里用手机看看今天学习的效果。”


夏祯与左的设想不谋而合。夏觉得简单、重复的劳动,一定会被机器人取代。“虽有差别,但本质一样。”



“驾陪君”团队照


此前,左光刚在驾培行业栽完跟头。他的前东家为华力创通,做过北斗导航芯片、模拟器、终端等的研发。“驾考行业是当时北斗瞄准的最大行业。”


调研后,他发现驾考设备不仅体积大、安装不方便,还贵得惊人。“就那么点儿功能,一套竟要十万元,甚至更贵。”


而驾考产品是有市场的。“能不能把这么庞大,这么贵的东西,变成小的、便宜的、安装方便的呢?”左光自然而然地想。


他也自然而然地找人做了。“把一个大的工控机变成一个小的产品,成本降低、功耗降低、性能提高。”


但结果一套没卖出去。“客户的第一感觉是不错。把你打发走后,他就会问技术人员能做不,技术人员一定说可以做。在他的整个业务版图中,你只是卖东西,并没有直接解决客户痛点。”


以前以为的机会均成泡影。“当时,我只是从技术层面看待这个市场,想着把大系统当中的小东西改进一下就可以了,但其实不行。”反思过后,他想到了驾驶行为数据化。


与夏祯的相识为他注入了灵感。“能不能把驾考设备做成机器人,让它代替教练去教开车?”夏祯问左光。


“可以。”他答,仿佛一切都很简单。


阻力重重的软硬件开发


然而,仔细思考之后,左光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很难,你要针对学员的不同行为做出反馈。”


他只能硬着头皮去干,搭班子、定战略。


但在第一关,左光就撞了墙。“要有懂硬件的人,懂软件的人,懂地图开发的人,懂驾驶行业的人。”他三顾茅庐,去廊坊找懂行业的老大哥,又不远千里去山西、郑州找技术人员,但他们都说:“你想做的东西,我实现不了。”


后来,他认识了清华的一位博士后。“他是做智能硬件的,刚好有技术团队。”


但做出来的产品不尽人意。“通讯不稳定,一进车里,信号就没了。”


花高薪请来的员工像是外包。“很多人没有创业的心态,有一搭没一搭的过来。他们还尿不到一个壶里,互相不信任。”


项目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去年7月,左光决定重新组建团队,以创业的心态干。同月,他创立“驾陪君”。团队要做的事情有三件:


其一、研发智能硬件盒子,感知车辆所有行为,比如刹车、踩油门、系安全带等;


其二、开发教学App,用地图的方式显示学员练车轨迹,并通过多媒体教学资源,告诉用户应该怎么操作;


其三、开发大数据后台,采集学员学车情况,并形成学车报告。



教学场景


技术路径已有,但难题并未解决。一些关键技术屡试屡败,“大部分时间信号都是飘忽不定的,车辆位置根本固定不下来”。


产品需汇集多种通讯手段,Wi-Fi、蓝牙、高精度天线等“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它们如何互不干扰?需要多次试验。天太热不行,太冷不行,信号不稳定也不行。”


更大的问题在于跨界,即了解教练的教学行为,并让机器人呈现。“我们都是外行,只能闭门造车,在家里看视频。”


产品形态也多次更换。最初,左光想到的产品形态为广告灯箱。“把东西都塞进灯箱,灯箱容易固定位置,且散热各方面比较好。”但后来灯箱被否,原因是太重、太大、不方便。


此外,将机器人装到车里,需要采集车辆信号。“传统的做法是用多个传感器,二三十个变量,每个变量一根线,聚集到一起,传到后备厢,再拉到车顶。”


左光的做法并非如此。“我通过破解OBD,得到主流车型数据,像大众的捷达、桑塔纳等,破解之后通过OBD接口一插,就能把我们想要的东西读出来了。”

?

去年9月,产品初步成型。


已售100套


左光被轰了出来。


20分钟前,他走近海淀驾校教学部长的办公室。“我跟他讲我做了一款驾培机器人,可以代替教练实现标准化教学。”


部长严词拒绝:“我们的教练全是附近村民,作为一个集体企业,我们要解决就业问题,你这个产品是要让我们开人,不可能。”


当时是去年9月,无奈,左光只能托关系找场地。“我们在媒体村后面找到一块空地,租了好多辆车,偷偷测试。”


今年3月,他找到海驾的张校长。张对此事很认可:“你要什么场地给你什么场地,你要什么车给你什么车,我给你配最好的教练。”


6月,“驾陪君”面世,“能够陪伴学员科目二90%的学车时间”一套产品包括一个装有“驾陪君”App的平板电脑与一个智能硬件盒子。


“驾陪君”将学员学车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视频讲解,掌握驾车基本操作;

第二、找点练习,模拟教练行为,反复练习;

第三、纠错练习,练习过程中,App会提示学员错在哪里,怎么改进;

第四、模拟考试。


产品可实现厘米级定位。“比如,教练只能说,你离起始线太远了,而我能精确到离起始线135厘米。”


当月,产品售出100套,覆盖郑州、嘉兴、长春、北京等4个城市,每套售价2万元。“都是当地数一数二的驾校。”



“驾陪君”App


目前,左光并未大规模布局。“本地化工程一定要做扎实了,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条件。”


于是,团队全部扑上去做本地化工作,包括教学方法、车型、评判标准等。“比如学员开得太快了,北京这边的语音提示是:请轻压离合控制车速。而‘太快了,慢点’可不可以?”


未来,左光希望做到自主定制。“不只是方言(如北京话、粤语、河南话)的不同,还有提示内容的不同。甚至,驾校用到的图片、语音都是自己的。”


此外,左光希望通过摄像头直播学员,监管驾校。“妈妈再也不用担心儿女学车了。”


采访最后,左光说:“欢迎你在晚上12点以后来我们公司,那时还是灯火通明。”


/The End/

编辑 ? 薛 ?婷 ? ? ?校对 ? 汪 ?晨??



如有报道需求,或需转载、市场合作

请加pencil-news为好友


网上十大正规赌博平台-澳门正规赌博现金平台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