漕运重镇邳州滩上水旱码头的变迁

来源:pzwhyjh    发布时间:2019-10-18 21:11:13

(作者:屈绍金)


漕运是我国历史上一项重要的经济制度。用今天的话来说,它就是利用水道(河道和海道)调运粮食(主要是公粮)的一种专业运输。中国古代历代封建王朝将佂自田赋的部分粮食经水路解往京师或其他指定地点的运输方式。水路不通处辅以陆运,多用车载(山路或用人畜驮运),故又合称“转漕”或“漕辇”。漕粮的运输称漕运,方式有河运、水陆递运和海运三种。狭义的漕运仅指通过运河并沟通天然河道转运漕粮的河运而言。本文所说的滩上古镇水旱码头就是狭义的漕运。

漕运是一项浩大的运输工程,运河上每天来来往往的官船可谓千帆竞发,蔚为壮观。大运河作为运输的主干道,相当于现在的高速公路,船上的船夫和押运人员要上岸补充食物和水,或者修理船只,因此,就如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似的,紧靠大运河的部分城镇就充当了服务区的作用。滩上古镇就在大运河边,大运河纵贯南北,滩上基本处于南北水道的中心位置,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条件就使这个临河小镇依靠漕运发展起来,成为漕运重要的中转码头。

据历史资料记载和走访得知,早在500多年以前,滩上古镇附近有72条小河,流入大运河,可谓河网密布,河汊纵横,地理位置天然优越,因为这些小河道只能用小船运货,所以进入大运河必须在滩上码头停靠,用小船将货物转到大船上去,大船如果要修理,也先得用小船驳载。每年从滩上码头的漕粮,都是用一条条小船上运到大船上,然后再扬帆北上,直抵京师。后来,慢慢地滩上码头逐渐扩大,漕运可以直接靠岸,从滩上转运的漕粮直接上船,滩上就逐渐成为一个很大的货运码头,码头上的船只修理厂、仓库等连成一片。

因此,古代发达地区,往往就是内河边上。依河而建的城镇越扩越大,枕河人家富得流油。就拿滩上古镇来说,靠着大码头,那就是挖不尽的富矿,当时江南大量的货物如油料、布匹和其他日用品先运到滩上,再从滩上转运到山东、河南、安徽等各地,滩上古镇就成为鲁南物流重地。漕粮在此转运,仓储、餐饮、住宿、修理等行业也跟着兴盛起来。明清时的漕粮运输最为繁忙,所以,滩上最繁荣的时期也就是明清时期。

滩上每天停泊的船只就有数百只,来往的航船串流不息,码头船挨船长达数里,船上人头攒动,码头熙熙攘攘,夜晚灯火连天。

镇因河兴,河因镇显,大运河滩上段也由此成为京杭大运河上的重要河道,当时的漕运地图上就清清楚楚地标着“滩上”二字。于是,这个原先并不起眼的北方小镇,白天人声鼎沸,夜晚灯光通明,一串串的红灯笼默默诉说着繁华与沧桑。

滩上古镇素有“小上海”之美誉,它紧靠大运河,大运河纵贯南北,清朝康乾盛世之时,大运河水运极为兴盛,著名的水旱码头,也是邳州及周边地区主要物资集散之地,滩上古镇北以运河为屏障,河边砌青石码头一座,呈阶梯状供商船停泊和吞吐货物,河内百舸云集,樯楫栉比,首尾相衔,沿两岸泊出三四里。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条件,使得这个临河古镇依靠漕运发展起来。或为漕运重地的中转码头。

说道滩上古镇水旱码头的繁华和兴旺,还不得不提到这个古镇的市容景象,滩上古镇街道呈曲折状,街道两边建筑房屋古色古香,街道中间是青石板铺成的石板路,一代代滩上人的足迹把青石板磨得发亮。临街商铺,充斥着南北货物,商贸异常繁荣。

在当时,滩上古镇有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家商户在此经商,小小的古镇各地特色建筑林立,有着和容量不相称的繁华,有山西晋商的大院,有徽派建筑的马头墙,有江南民居的粉墙黛瓦……当时滩上古镇光钱庄和票号就有6大家,小小的一条街,挤满了如钱光顺、德和瑞等票号钱庄。洋行有汇丽川、隆源恒等,另外,还有文昌行、元吉行、盐行、酒油草坊、各色当铺等商号,招牌迎风飘舞,各地方言汇聚,端的是热闹非凡。

滩上古镇虽定古历每旬三、八、五、十逢集,而实则日日熙熙攘攘,至暮不散。水路舟楫连绵,市井喧嚣声浪达于数理之外,呈现烟火万家的鼎盛景况,是名副其实的“小上海”。据统计,当时人口三千多,姓氏就有一百多个,可见当时的繁华。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繁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永恒的年华。到了民国时期,东陇海铁路贯通,运河水运日渐减少,滩上码头也逐渐衰弱。解放后,兴修水利,滩上码头被划在行洪河道内,1959年滩上码头上商业贸易迁移至行洪堰外,开辟新街至今。外地客商纷纷撤走,只剩本地经商人员,留下的建筑也逐渐被拆除,滩上古镇繁华不再。但是,在我们今天看来,这是历史的进步,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河运毕竟是落后的,有飞机和火车,有万吨巨轮,还有货运汽车,小小的木帆船始终要被历史淘汰的。古镇也终究要被现代化的城镇所代替。

笔者在此发表的感慨是:滩上古镇码头见证了那段时期的历史,见证了那段时期的辉煌,滩上古镇若能保留下来,大力发展旅游业,这段繁华还是可以延续的。而现在,具有历史价值的各地民居被毫无特色的前平房后瓦屋所替代,充满着灵气的青石板路被冷冰冰的柏油和水泥路挤出了历史舞台,我们的后人,将没有机会回味那段岁月的光辉,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中国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时,联合国专家提出的不许过度开发,保留原貌的建议,的确是本着对历史负责、对未来负责的态度。对此,我等应该深思。


网上十大正规赌博平台-澳门正规赌博现金平台大全